<strike id="dpnvj"></strike>

<em id="dpnvj"></em>

<noframes id="dpnvj">
<noframes id="dpnvj">

<address id="dpnvj"><address id="dpnvj"><listing id="dpnvj"></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dpnvj"><th id="dpnvj"><meter id="dpnvj"></meter></th></form>

<address id="dpnvj"></address>
<address id="dpnvj"><form id="dpnvj"><listing id="dpnvj"></listing></form></address>

京師南京律師風采 | 王紅明律師成功代理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件

一、案情簡介

某銀行作為原告與被告某圖文制作中心、某建設公司、張某某、錢某某、錢某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某基層法院于2016年9月19日作出(2016)蘇XX民初X號民事判決:判決被告某圖文制作中心支付原告某銀行借款本金、利息、罰息、復利;被告某建設公司、張某某、錢某某、錢某對被告某圖文制作中心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上述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根據申請執行人某銀行的申請,某基層法院作出(2017)蘇XX執X號執行裁定書以及(2017)蘇XX執X號查封公告及預司法拍賣通知書,該查封公告及預司法拍賣通知書確定(僅摘取本案關聯人張某某相關內容):

1、本院于2016年6月1日依法查封了被執行人張某某名下位于南京市棲霞區某房產,查封期限為三年。

2、因被執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四條、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本院擬對被執行人張某某名下位于南京市棲霞區某房產予以拍賣。

事實上,在2016年1月21日,被執行人張某某已與其配偶辛某協議離婚,《離婚協議》中載明辛某將其擁有的1/2案涉房產的份額贈與兒子辛某某,北京市京師(南京)律師事務所接受辛某某的委托,指派王紅明律師參與訴訟。


        二、案件進展

辛某某作為案外人于2019年3月5日正式向某基層法院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申請,該基層法院于2019年6月14日駁回異議人辛某某的異議請求。

2019年6月25日,異議被駁回后,辛某某向某基層法院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請求人民法院:

1、判決立即停止對南京市棲霞區某房產的強制執行,并解除對上述房屋的查封、拍賣;

2、判決原告辛某某對南京市棲霞區某房產基于《離婚協議》所獲得并享有的所有權變更登記請求權成立;

3、判決確認南京市棲霞區某房產1/2份額歸原告辛某某所有;

4、判令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代理律師王紅明認為:

1、南京市某某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蘇某某執異某號執行裁定書因程序違法,應予撤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規定: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書面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面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

原告庭審中已經舉證,某基層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6日就收到了案外人辛某某的書面異議,但卻于2019年6月14日方才作出駁回裁定,該基層人民法院處理異議人辛某某的異議申請已經程序違法,依法應予撤銷。

2、案涉房屋在法院查封之前,原告父母已簽訂合法有效的《離婚協議書》,且雙方沒有利用離婚協議逃避債務的故意。

原告的父親(辛某)與母親(即第三人張某某)達成的《離婚協議》于2016年1月21日已經生效,而案涉房屋被法院查封時間為2016年6月1日。案外人辛某與第三人張某某并非假離婚逃避債務,也不存在惡意串通以逃避債務的可能性。

3、案涉金錢債權并非基于對案涉房屋公示的信賴而產生,被告某銀行擁有第三人張某某(債務人)債權系一般金錢債權

被告某銀行未將案涉房屋設定為案涉借款的抵押擔保物,被告某銀行的金錢債權請求權與原告辛某某對案涉房屋的所有權變更登記的請求權比較,在時間、性質和內容上均不具有優先性。

首先,從兩種請求權產生的時間來看,原告對案涉房屋享有變更登記所有權的請求權是基于2016年1月21日原告父母簽訂的《離婚協議》產生,而被告的請求權是基于法院于2016年6月1日將案涉房屋進行查封和(2016)蘇某某民初某號《民事判決書》生效后于2017年5月26日由法院作出的執行裁定書而產生。據此,原告的請求權成立在前,被告的請求權與原告的請求權相比,在時間上不具有優先性。

其次,從兩種請求權的性質和內容來看,原告享有的是針對案涉房屋要求變更登記為所有權人的請求權,而被告享有的是針對第三人張某某等的一般金錢債權的請求權,該金錢債權并非基于對案涉房屋公示的信賴而產生。因此,原告認為,被告的金錢債權請求權與原告的所有權變更登記請求權比較,在性質和內容上也不具有優先性。

最后,參照【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終42號】判例:原告對案涉房屋變更登記的請求權,可依法排除法院根據被告基于一般金錢債權基礎申請對案涉房屋的強制執行。

4原告辛某某非因自身原因而沒有及時進行該房產的變更登記。

案涉房屋于2014年11月21日設置過抵押,且在該抵押權未注銷期間,法院又于2016年6月1日將案涉房屋進行查封,據《物權法》規定:“抵押期間,抵押人未經抵押權人同意,不得轉讓抵押財產”。故原告辛某某自身無法實現對案涉房屋部分所有權的變更登記,即原告針對案涉房屋要求變更登記為所有權人的請求權,非因原告自身的原因而無法實現。

5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原告已合法占有案涉房屋。

原告辛某某的父母自2010年購買案涉房屋以來,原告與母親張某某一直在案涉房屋里居住生活,原告事實上已接受父母《離婚協議》中所載明的對案涉房屋相關份額的贈予。另外,原告再沒有其他任何房產或居住處所,并且原告長期患病,無經濟來源并需要人長期照顧。現階段,我國相關市場交易規則及交易秩序有待進一步完善,要特別注重保護當事人的生存權利,人民法院在堅持依法審理的前提下,應當遵循消費者生存利益優先于銀行、企業等主體經營利益原則,在兼顧雙方利益保護的同時,適度向相對弱勢一方傾斜。案涉房屋是原告唯一住房,對原告完全是居住用途,是用來保障原告居住權益的。因此,原告認為:基本居住權利的位階應高于被告的一般金錢債權。

6、原告辛某某的父母協議離婚時,第三人圖文制作中心(借款人)生產經營正常。按期進行納稅申報并正常納稅,即第三人某圖文制作中心(借款人)自身不存在經營風險和資金風險。

基于上述原由,原告認為:原告雖不能請求法院依據原告父母的《離婚協議》直接裁決確認其為案涉房屋所有權人之一;但法院對原告提出的依法裁定其享有對案涉房屋變更登記請求權的訴請應予準許。


        三、案件結果

最終,法院判決停止對南京市棲霞區某房產1/2份額的強制執行,支持并采納了王紅明律師的訴訟理由

附:部分文書展示







         四、律師簡介




王紅明

王紅明,北京市京師(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具有建造師資格。從事法律工作以來專注于企業風險防范與治理,為企業提供多元化的專項法律服務,推崇預防重于訴訟的風險治理觀點,執業以來有諸多成功案例,致力于通過良好的溝通為每一位委托人提供良好的法律服務。

本案中,王紅明律師超前提出了案參照的觀點。通過結合當時最高院的新聞發布會報道和最高院案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建立法律適用分歧解決機制的實施辦法》撰寫代理意見,成功獲得了法院的支持;更有部分訴訟理由直接被納入判決理由。本案代理意見的思路與2020年7月31日正式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統一法律適用加強類案檢索的指導意見(試行)》的精神相契合,展現了王紅明律師的法律前瞻性和思辨力。

聯系電話:18761642496

郵箱:583312952@qq.com


天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