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dpnvj"></strike>

<em id="dpnvj"></em>

<noframes id="dpnvj">
<noframes id="dpnvj">

<address id="dpnvj"><address id="dpnvj"><listing id="dpnvj"></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dpnvj"><th id="dpnvj"><meter id="dpnvj"></meter></th></form>

<address id="dpnvj"></address>
<address id="dpnvj"><form id="dpnvj"><listing id="dpnvj"></listing></form></address>

京師法律實務 | 韋偉律師團隊救場再審案件成功獲判維持,“司法鑒定”成關鍵一擊

一、原審基本案情

某銀行(以下簡稱“銀行”)作為原告訴稱:2014年6月銀行與錢某某、徐某某、某某某服裝公司分別簽訂綜合授信額度合同、貸款合同、抵押合同、保證合同,約定錢某某、徐某某向該銀行借款490萬元,并將其名下的房產抵押給銀行,為上述借款提供擔保;某某某服裝公司對錢某某、徐某某的上述借款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合同還對還款期限、方式、利率、違約責任等權利義務進行了約定。上述合同簽訂后,銀行依約發放了貸款。借款人在借款期限屆滿后未按約還款,截至2016年3月21日,欠銀行貸款本金490萬元,利息412115.86元,罰息15464.48元。在貸款發生時,徐某某與楊某某是夫妻關系。銀行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錢某某、徐某某立即償還借款本金490萬元,利息412115.86元,罰息15464.48元,并繼續支付2016年3月21日以后至欠款還清之日前所產生的利息、罰息;判令銀行對案涉抵押房產享有優先受償權;判令被告某某某服裝公司對錢某某、徐某某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判令楊某某與徐某某承擔共同還款責任;判令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在審理過程中,楊某某提出相關抗辯:1、認為該筆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不應承擔還款責任。2、在銀行所持有的《授信額度申請表》中申請一欄中“楊某某”的簽名系偽造的。希望法院調取該表。

之后,銀行在審理過程中申請撤回對楊某某的起訴,不再主張承擔夫妻共同債務。

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26日做出民事判決書,判決:(1)被告錢某某、徐某某自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償還銀行貸款本金490萬元,利息412115.86元,罰息15464.48元,并繼續支付自2016年3月22日至實際給付之日止的利息和罰息(按上述合同約定的利率標準計算);

(2)如被告錢某某、徐某某未履行上述(一)項債務,銀行有權對被告錢某某名下的南京市建鄴區某房產、被告徐某某名下的南京市江寧區某房產,分別在債權數額93萬元和397萬元范圍內進行折價或拍賣、變賣該房產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3)被告南京某某某服裝有限公司對上述(一)項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并在實際清償后,有權向被告錢某某、徐某某追償。


二、案情后續進展

(一原審的原被告變成案外人申請再審

由于2016年4月鼓樓區人民法院做出民事裁定書,準許銀行撤回對被告楊某某的起訴。在原審中已不再是被告的楊某某在原審判決生效后以有利害關系的案外人身份向法院申請再審。

二)原審法院駁回再審申請案外人

楊某某于2017年7月向南京市鼓樓區法院申請再審,楊某某的再審請求是:1、撤銷原審判決第二項中“銀行有權對被申請人徐某某名下的南京市江寧區某案涉房產,在297萬元范圍內進行折價或拍賣、變賣該房產所得價款優先受償”的內容;2、本案訴訟費由被申請人承擔。理由主要是:1、在銀行的簽字并非是楊某某所書寫,且案涉房屋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銀行是明知的,存在過錯。徐某某單方在銀行的簽字屬于無權處分,抵押應無效。2、原審法院在準許撤回對楊某某的起訴后,未追加楊某某為該案第三人,系程序不當。經審查不符合再審條件,被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再審申請。

(三)再審申請人獲得有利的司法鑒定結論,上級法院裁定提審

案外人楊某某此后又繼續又向上級法院——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楊某某向南京某某司法鑒定所委托對《授信額度申請表》上“抵質押人/共有人(方)簽名/簽章”落款處“楊某某”字跡與樣本字跡是否出自同一人筆跡進行鑒定。司法鑒定所于2018年1月做的鑒定意見是:不是出自同一人筆跡。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做出民事裁定書:一、本案由本院提審;二、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

(四)提審很可怕,后果很嚴重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八條 最高人民法院對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發現確有錯誤的有權提審或者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上級法院提審意味著案件被改判是大概率的事件。

(五)上級法院再審過程中傾向于改判支持再審申請人的再審請求

楊某某在再審中其代理律師援引《人民法院案例選》中一個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例,法院的裁判要旨是:債權人明知抵押擔保人以夫妻共同財產提供擔保,但未嚴格履行貸款發放及擔保物權屬審核程序的,抵押擔保合同應無效。此前,在2017年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針對南京市玄武區人民法院一個MS銀行的借款合同案件進行二審改判,該案與本案有很多相似之處。因此,本案中在面對楊某某提交的司法鑒定結論即貸款資料中的簽名確實并非楊某某本人簽署這一銀行辦理過程中的瑕疵問題,讓法院在合議及審委會討論時多數傾向于改判支持再審申請人

(六)銀行在面對此情形后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對策,決定更換律師

在得知該情況后,銀行召開了緊急會議,向多家律所詢問了代理意向和代理方案。其中北京市京師(南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韋偉律師提出了一個辦案思路也是一個大膽的假設:通過案涉房屋的產權證上可以看出該房屋在抵押給我行之前也曾抵押過給HS銀行,如果能調出HS銀行的貸款資料,里面有關“楊某某”的簽名也并非是楊某某本人所書寫的話,那將對我方是可以作為反駁對方及讓合議庭、審委會重新審視這個案子的機會。銀行決定更換代理律師,委托北京市京師(南京)律師事務所韋偉律師團隊代理本案。


三、案件接手后一波三折

2019年7月初向南京市中級人民院提交了解除之前代理人的委托申明及北京市京師(南京)律師事務所韋偉律師團隊的授權委托書,正式介入該案。

(一)參與訴訟受阻

法官認為案件已開庭走完全部庭審程序且即將出具判決,此時更換代理律師沒有意義也無法參加庭審活動,表示不同意更換。韋偉律師表示:一、有證據須要申請法院調取并向法院提交《調查取證申請書》,以被告徐某某就案涉房屋曾在HS銀行也做過類似本案的抵押貸款,而再審申請人楊某某是否也參與其中與本案有密切關聯,申請法院依法調取。二、無論最終能否調取到證據,也無論證據能否達到證明目的,代理人可以向法院提交書面代理意見,這也是參加訴訟活動的一種方式。在韋偉律師的溝通和再三堅持下,法官最終接受了代理人更換手續,并出具了《調查令》。

向別的銀行調取證據受阻

在司法實踐中雖然持有法院《調查令》,但是律師在前往銀行調取證據的過程中卻是經常碰壁,更何況此時是代表一家銀行到另外一家銀行調取其客戶的貸款資料,是讓銀行特別抵觸的事。HS銀行出面接待的領導先是表示內部規定程序比較多,當天無法決定能否配合,還表示資料即使調出來后也不給律師而是要直接給郵寄給法院。為了獲得溝通的渠道和保留一絲可能,請求HS銀行領導帶到具體部門與工作人員見個面。多次溝通后,銀行工作人員不僅幫助調取了所需要的相關材料,在寄給法院的同時還寄了一份給律師。

(三僅憑調取的證據申請再次開庭受阻

雖然有了貸款資料證據,通過筆跡對照來看,不像是楊某某本人所書寫的,但法官認為不能用肉眼判斷來認定筆跡的真偽,仍然與本案無關聯性,不能成為再次開庭的理由。

一鑒定機構申請鑒定

鑒定勢在必行,為了避免再審申請人對鑒定機構、鑒定結果有異議,韋偉律師以律所的名義委托再審申請人楊某某此前委托的同一家司法鑒定,針對從HS銀行調取的《抵押人抵押承諾函》、《個人借款申請書》中“楊某某”字跡與樣本字跡(在訴訟過程中的筆跡)是否出自同一人筆跡進行鑒定。司法鑒定所于2019年9月做的鑒定意見是:不是出自同一人筆跡。楊某某以司法鑒定成功申請上級法院再審,韋偉律師團隊同樣以司法鑒定的方式進行反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至此,韋偉律師之前對案件的假設都已成立了。法院也安排了再次開庭

四、韋偉律師代理意見

通過對原審判決庭審筆錄、再審庭審筆錄的仔細研究后,韋偉律師作為銀行代理人形成了本案的幾個主要觀點:

1、涉案房產雖屬于楊某某與徐某某的夫妻共同財產,但一直登記于徐某某個人名下,而楊某某聲稱產權證一直由她保管。

2、涉案房產在2006年被徐某某此前貸款抵押給HS銀行,貸款材料經鑒定,可證實均并非是楊某某的筆跡,而且借款用途一欄中注明的是裝潢,說明楊某某對徐某某單獨用房產證是知道或應該知道的。楊某某作為房產共有人也一直未提出異議,也沒有在產權證上加上自己的名字作為限制。而楊某某對案涉房屋在徐某某名下并由徐某某多次向不同的銀行貸款抵押是一貫默認的

3、楊某某在再審庭審中稱她與徐某某是2015年7月離婚的,且離婚的時候房產沒有約定,因為涉案房屋被法院查封了,但原審中銀行是在2015年11月才起訴至法院。因此,楊某某在離婚時肯定是清楚案涉房屋是基于抵押給銀行而權利受限。

4、楊某某在原審法院審理期間出庭時并未對銀行主張案涉房屋抵押優先權提出異議。根據原審庭審筆錄楊某某到庭的答辯觀點就一個,即認為字不是她本人簽的,銀行主張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楊某某不應承擔共同還款責任。

5、楊某某在明知原審法院做出準許銀行撤回對其起訴民事裁定書后,以及原審判決銀行對案涉房屋享有抵押優先受償權后,沒有向法院或銀行提出任何異議,徐某某也沒有提起上訴。

6、銀行工作人員基于徐某某與楊某某是夫妻關系且對徐某某的信任同意讓徐某某帶材料回去讓妻子簽署,對簽名的真實性未盡審查義務,存在瑕疵,但銀行不存在惡意及與他人串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四條規定,共同共有人以其共有財產設定抵押,未經其他共有人的同意,抵押無效。但是,其他共有人知道或應當知道而未提出異議的視為同意,抵押有效。同時向法庭提交了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一個與本案類似的案例供參考。


五、

2020年5月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民事判決,認定再審申請人楊某某的再審請求不能成立,法院不予以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以維持。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維持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


【文書展示】






細節決定成敗。最終銀行對案涉房屋在397萬元范圍內的優先受償權得到了保護,得到了委托人的高度評價。
天宝彩票